奶绿烩啵啵

堆文小号,试图写点东西w

【枭羽】小灯莲和嘟嘟草

*私设天理战争后,枭羽二人新婚同居不久

*ooc属于我


01

迪卢克最近很苦恼。


他觉得自己变了,变得敏感,患得患失,过分占有伴侣…


要说具体的表现,尽管不愿意承认,改姓氏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已经困扰蒙德的无冕之王很久了。


回想起来,最开始是刚和凯亚确定关系的时候,酒庄的仆人们高兴坏了,忙前忙后把凯亚的行李安置好,又准备了一桌过于丰盛的晚餐,只是在爱德琳称呼凯亚为“莱艮芬德夫人”时,迪卢克能感到凯亚明显僵硬了一瞬。当时他还归咎于自己没能尽快安排求婚的各项事宜,导致凯亚对这个称呼有些尴尬而已。


可现在二人已经完婚,迪卢克看着桌上一堆未拆封的信件,“凯亚”——他无数次喃喃的名字后,依然安安稳稳缀着“亚尔伯里奇”这个古老的姓氏,好像这位他自以为已经密不可分的另一半,还是莱艮芬德困不住的飞鸟,早晚要回归原初的枝头。


再仔细想想,酒馆常客的称呼,骑士团办公桌上的铭牌,接待外来使团的官方介绍…统统没有他迪卢克•莱艮芬德的影子!


是安全感不够吗?还是觉得会有责任与束缚?或者还是跟当年的心结有关?


其实站在凯亚的立场上,迪卢克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堂堂男子汉,一下子改所谓的夫姓,怎么想都很奇怪吧,再加上凯亚一直对自己的故国有执念…


重重叹口气,酒庄大老板决定暂时把自己偶尔的小别扭放在一边,等待某位日常加班的骑兵队长回家吃饭。


02

凯亚发现迪卢克最近有些苦恼,而且多半和自己有关。


具体表现为,大清早他打着哈欠,边扶着酸痛的腰边下楼吃早餐,“早安,夫人,昨晚睡得好吗?”遇到了爱德琳照常的晨间问候,“睡得很好,谢谢你做的一切,亲爱的爱德琳~”这时候,无论迪卢克在做什么,听埃泽汇报酒庄税务,或是正专心研究蒙德日报的经济板块…总之,话音刚落,凯亚就能感到迪卢克热切的目光袭来,等到他回望,又迅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头去摸他们的结婚戒指。


说到戒指,因为他们二人有常年戴手套的习惯,凯亚又经常出外勤,所以没戴几天,就放回了小小的丝绒盒子里。最近还是迪卢克再三坚持,凯亚甚至趁机要求了连续一个月的午后之死也没有动摇大老板的奇怪念头。结果现在连手套都不能戴了,明晃晃的戒指让凯亚收到了骑士团同僚包括且不限于蔷薇魔女的调笑。


按照凯亚的经验,迪卢克总会向自己坦白一切的。从小迪卢克就藏不住,情绪也好,心事也罢,尤其面对亲爱的义弟,更是无从遁形。虽然现在作为成年人习惯将一切隐于冰山之下,但一些小动作,比如欲言又止时先是状似无意地观察,然后时不时蹂躏袖扣,像是在纠结措辞,还有心急探究什么棘手问题时,会无意识轻点桌面…对迪卢克,凯亚现在有足够的自信。


当然了,如果自家的呆头夜枭迷失在纠结里,凯亚不介意主动出击。至于最近迪卢克一系列的反常表现,就先等等看吧。


03

事情爆发在一场晚宴上。


来自须弥的商人人生地不熟,只听说在蒙德地界要打好关系,晨曦酒业和西风骑士团均不可怠慢,可巧迪卢克和凯亚分别作为代表,赫然在邀请之列。


凯亚临时被任务绊住,又回酒庄换上迪卢克特意准备的礼服赶到时,众人显然有些微醺了。接过侍者端来的香槟,凯亚在会场环视,很快确定了迪卢克的位置,看样子,这场宴会的主人也在他身边攀谈。暗呼一口气,凯亚朝迪卢克走去。


“我说,西风骑士团多少有些不给面子啊”异乡人边打酒嗝边嘟囔,“听闻迪卢克老爷您早些年跟骑士团不对付,我算是明白了”


“抱歉,让您久等了”,凯亚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我是西风骑士团现任骑兵队长凯亚•亚尔伯里奇,刚刚有任务在身,耽搁了一些时间,还请见谅。”说罢,将酒一饮而尽。


商人眼见有些醉了,目光好不容易聚焦在来人脸上,立刻被出众的异域风情吸引:星空被一半阴翳遮蔽,仅露的光景被衬得愈发夺目和神秘,月色下所探寻的一并真实究竟是美人命运的哀歌,还是吸引外来者沉沦的陷阱。自有的风姿仿佛排斥一切亵渎者,耀眼的纯粹却燃起贪婪的狂热:没有人不想占有星星,没有人不想让星星染上自己的颜色。


“啊…我还以为是骑士团不肯赏光来我这小小的宴会呢”妄图摘星的人不动声色地靠近了些,借着拿凯亚身后的酒,暗暗打量那截被收得完美又似乎格外柔韧有力的腰。


“真的是事出有因,”凯亚无奈地笑了,“下次如果有机会,我全程陪同,以个人名义邀请您再来蒙德游玩一趟如何?”


商人满意极了,焦躁地舔舔唇,四下望去附近只有一个与骑士团有过节的迪卢克,想来同是商人的他不会阻止…


大量的杯盏碎裂造成了不小的声响,在场的其他人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见高高的香槟塔连带桌子被撞翻在地,宴会的主人一同倒在附近,而大名鼎鼎的莱艮芬德拉着入场不久的骑兵队长,面色不虞地离去。


04

这真的有些超出凯亚的掌控了。


距离那场闹剧已经过去了一星期,外面怎么风雨凯亚暂时还管不了,怎么解决家养的夜枭闹别扭问题才是火烧眉毛。


从宴会回来的当晚,迪卢克就没给凯亚沟通的机会,马车上沉默的怒火犹如实质,回到家一声不吭把自己关在书房,接下来的日子,出门,用餐,休息,都错过得十分刻意。


好吧,凯亚不想用这招的。


爱德琳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从楼梯下来,随后忧心忡忡地向家仆们宣布,夫人又头痛了,动作轻点,不要打扰夫人休息。


头痛的毛病是天理一战落下的。各国在当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地脉异常,其中蒙德饱受雷元素周期性爆发的干扰。凯亚作为冰元素的使用者自然冲在了最前线,战势严峻,也顾不上隐藏实力了——抛开神之眼这一外置器官,源源不断的元素力从凯亚身体中直接引导出来。天理被最终倾覆,凯亚也因为元素力透支遭到反噬,时常头痛难忍。


其实和迪卢克在一起,不,准确来说是睡一起之后,混乱的冰元素力得到了很好的中和,凯亚已经很少头痛了。不过既然迪卢克刻意躲着自己,旧疾突发也不是没可能嘛。


好不容易挨到夜幕降临,凯亚连叫爱德琳的力气都没有了。被莱艮芬德细心照顾的胃,反而因为一天的水食未进闹起了罢工。暗夜英雄摸黑翻进自己的卧室,看到的就是这副光景:床上的人缩成一团,捂着胃部隐隐发抖,被冷汗打湿的发丝粘在颈间,泛白起皮的唇中不时露出几丝痛哼。大概察觉到终于有人来了,艰难地睁开双眼,只看到一团模糊的红色就彻底昏了过去。


醒转时,天已经大亮。凯亚艰难地动了动僵硬的脖子,发现目标人物正坐在床边翻书。“咳…迪…”嗓子意外地干哑,还没怎么出声就带出一串咳嗽来,迪卢克赶紧扶人起身,又递来一杯温水,“好了,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紧接着就朝房门走去,“不,咳,别走!”凯亚急忙伸手要拦,又被水呛出眼泪,“我不走,我只是想让爱德琳拿点吃的。”微微叹气,迪卢克坐回来轻拍凯亚的后背。


屋里陷入一阵沉默。


“对不起”“好受点儿了吗”二人又同时开口。


凯亚心虚地瞥了眼迪卢克,“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说自己头痛的,也是故意让爱德琳这么说的,不吃不喝只是为了效果更加逼真,没别的意思…”


“嗯”迪卢克没什么表情,把喝完的水杯放回床头,抓住凯亚的一只手细细摩挲。


这么多年了,迪卢克生闷气的次数实在太多,但涉及到自己的身体,凯亚知道这是迪卢克的底线,的确最简单有效,一旦翻车譬如现在,就算是他也有点心慌。


“不要责怪爱德琳,都是我让她这么干的”


“还有,你可以生气,但是最多再一小会儿,要不是某位大老爷连续一周玩失踪…”说罢狠狠瞪了某人一眼。


“抱歉”大英雄自己也觉得幼稚,难得生出患得患失的情绪,竟有些手足无措。


凯亚拉拉二人相连的那只手,示意迪卢克上来。


脱掉外套,迪卢克一靠近就被凯亚压在了身下。“所以,我亲爱的老爷”捧住对方的脸让人再无法逃开,“究竟是为了什么,冷落我一星期,嗯?”


不重要…在看到昨晚凯亚生病难受的样子后,迪卢克突然发觉自己所纠结的一切通通不重要。


毕竟,还有什么比眼前这个人好好的,笑着陪在自己身边更要紧的事?


但莱艮芬德夫人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眯起眼做无声的坚持。


“好吧…我只是偶尔觉得抓不住你…最值得托付外孙女的男人,西风骑士团的骑兵队长和最出色的外交官…这些都是你,可是好像没一个只属于我”


“就连姓氏…不然那个须弥的混蛋也不敢当着我的面想占你便宜”


凯亚愣住了,没想到蒙德著名木头也有这么感性的一天。或许是一直不敢正视,在有关自己的问题上,迪卢克从来不是无动于衷。


保留“亚尔伯里奇”确实是一点私心。天理已被推翻,但那古老的阴谋算起来只实现了一半。凯亚不是贪恋幸福的人,大概从一开始就抱着不被幸福眷顾的觉悟,只要还有那么一丁点的风险,他都不能放任迪卢克和自己背后那番沉重牵涉太深。如果未来真的被逼到了要放弃蒙德的地步,凯亚希望自己作为一个卑鄙的外乡人,而不是高贵的莱艮芬德,被钉死在命中注定的棋局上。


只是没想到迪卢克他会这么在意。


万般柔情涌上心头,凯亚捏捏这张从小到大没怎么变的脸,觉得甚是可爱。


察觉到爱人的沉默,迪卢克心下一沉:他果然有事瞒我…莫名感到一阵委屈,大力地偏过头。


这下子换凯亚退化成呆头鸟类,猛地埋向迪卢克颈间:“我错了,迪卢克,是我,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继续向红色的毛绒绒蹭了蹭,“但是允许我任性最后一次吧…真的,你只需要知道我爱你,就够了。至于抓不住我…”


凯亚直起身,似乎真的在认真思索:“这样吧,每天早上我都坐酒庄的马车去上班,迪卢克老爷要是不忙的话,可以来骑士团接我回家,如果你去酒馆代班,就换我去找你,啊,最好在酒馆设一个莱艮芬德夫人专座,以后你要是调了什么新的饮品,优先选择给夫人的爱这样的名字好了…”迪卢克已经不自觉看着凯亚,明明面无表情但就是透出一丝嫌弃,“还有啊,凡是我们同时出现的场合,必须牵着手,接吻嘛,如果待的时间长,就不少于三次。如果迪卢克老爷想要玩些情趣,比如在我脖子上套个项圈写着迪卢克专属,然后在大街上做你一个人的狗,也不是不可以哦…”越说越离谱了,看到迪卢克的耳朵已经烧起来,凯亚内心偷笑,果然还是太超过了吗。


意外纯情的晨曦酒业现任掌门人,蒙德的无冕之王和暗夜英雄,十分确信刚刚在自家夫人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得意,蓝孔雀已经展开了骄傲的尾羽,但还不到成熟的时候…


一个翻身扭转形势,“我这里有一个更好的方法”迪卢克挑挑眉,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夫人辛苦一下,给我生两个宝宝,都姓莱艮芬德,赔给我,怎么样?”



END


*是写前篇后续的时候意外进行的摸鱼,结果越写越多

*文笔有限,写不出凯亚亚迷人的万分之一!

*天理一战的设定后面有文详细搞!(又挖坑)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6)

热度(3895)

  1. 共28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