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绿烩啵啵

堆文小号,试图写点东西w

【枭羽】莱艮芬德家(上)

【迪卢克·莱艮芬德生贺预热小组7days   第六棒】

上一棒:@汀雪 


*团子时期的贴贴!预祝迪迪生日快乐!

*生日了就和家人在一起吧(我永远爱莱艮芬德家)

*迪迪视角,ooc和流水账都属于我


【爱德琳松饼】


晨曦初露,古老的庄园有一半还埋在黑夜的阴影里,隐约传来衣料的摩擦声,仆人的脚步声和低语声,再有麦香悠悠从厨房飘起,包裹住每个角落。


一丝光从没拉紧的窗帘里挣着透出来,凯亚盯着那浮动的小小尘埃,再次确认了自己没有在外漂泊,而身在大名鼎鼎的莱艮芬德庄园里。


自己穿戴洗漱好,再整理好床铺,凯亚站着恍惚了会儿,忽地听到走廊另一边响起的敲门声,像是才醒过来一般眨眨眼,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


“叩叩叩” “啊,一定是凯亚,请进!”

偏头看到自己的义弟,迪卢克双眼一亮,动作大了点,扯到后面正被仔细打理的长发。


“嘶——,早啊,凯亚” “早安,凯亚少爷” “凯亚少爷昨晚睡得好吗” 一时间大家都向这位才来不久的小少爷致以晨间的问候。


凯亚刚到酒庄的那晚生了一场大病,痊愈之后的第二天,女仆敲门后本打算服侍,却见这孩子穿戴整齐交握着手不知道在床边站了多久,往后日日都是如此。跟迪卢克熟悉起来后,又得了克里普斯老爷的再三鼓励,凯亚总算习惯晨起后先跑到迪卢克房间里来。


“早,我睡得很好,谢谢你们”十字星在弯起的雾海中微微闪烁。


早餐一定是爱德琳亲手准备的。入目是松饼完美的焦糖色,厚淋的枫糖浆搭配细腻的淡奶油,切开后尚有丝丝余温。细心的女仆长很早就注意到,凯亚总是下意识关注迪卢克的一举一动,餐桌上也不例外,最开始总是努力追赶迪卢克的进度,吃得太急。而她第一次见到凯亚,小孩子安静又虚弱地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得倒像是小猫舔奶。想来大概是害怕被丢下一个人,一起行动又担心自己太慢要让对方等很久,所以明明难受得皱眉也一直默默忍耐。当然,没什么能难到这位善解人意的女仆长,先是减少了餐量,之前还总觉得凯亚需要比同龄人更多的营养,现在看这也是急不得,又在两位少爷的餐盘上分别点缀了最爱的小灯草和嘟嘟莲加以区分。捧着新餐盘的凯亚像是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向一旁的爱德琳,后者回以安心的微笑,好了,这是两人心照不宣的小秘密了。


看着凯亚认真地把嘟嘟莲从松饼顶上放到餐盘另一边,迪卢克默默咽下第一口又机械地准备去切下一块。克里普斯老爷不在家,少了往常的报纸翻动和小刀轻轻划过封口,晨间过于安静了,难免让迪卢克有些走神。


他想起前几天和义弟一起跑到溪边,先是贪凉下水打闹了几回合,又凑在一起对几条鲈鱼围追堵截,结果什么都没抓到,真是不甘心,只好临走前采了一大捧嘟嘟莲。凯亚倒是对这种花情有独钟,弄得迪卢克也开始在意起来,被问及原因,凯亚把嘟嘟莲凑在迪卢克眼前,噗嗤笑出声来,还说什么来着,哦,他说嘟嘟莲的样子,好像某人每天早上乱蓬蓬的后脑勺。


后脑勺?迪卢克又咽下一口松饼,抬眼看向右手边的义弟,今天两人坐得近些,凯亚如蝶翼般颤动的眼睫像是扑棱在迪卢克心上。他好像比刚来庄园时胖了点,松饼正把脸颊撑起小小的弧度,圆乎乎的。


迪卢克又看向被放置在一边的嘟嘟莲——会是什么味道呢?凯亚……,又是什么味道呢?

“…….义,义兄?”


凯亚的声音让迪卢克回过神来,这才发觉唇齿间还留着水生植物特有的清香。完了,迪卢克有些僵住,自己真的把义弟最爱的花儿给吃掉了!


他有点不敢看凯亚,又担心不赶快说点儿什么义弟会哭,尽管从来没见过,但是迪卢克想到,要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被别人吃掉了,绝对有那么一会儿是想哭的。


唔,我是哥哥,做错了事要主动承担才行。


“凯亚!”终于鼓起勇气,迪卢克猛地抬头,声调都高了些,对上那独一无二的星星——没有下雨的迹象,他暗舒一口气。


“那个……我……嗯”只想着先道歉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迪卢克又蔫了,垂下眼瞥到自己餐盘里的小灯草。


“喏,交换!”

“我听父亲说过,在璃月,关系好的人会互送礼物”

“而且不是一般的礼物哦,是那种一个人看到这个礼物,就会‘啊’地一下想起另外一个人”

“我,我看到嘟嘟莲就会想到凯亚的!”

“现在,”迪卢克摸向自己的胸口,“它在这里安家啦”

“那,我以后一定不会忘记凯亚,要和凯亚一直一直在一起!”


小孩嘴抿得紧紧的,满脸飞红,眼睛里像有什么在融化。

凯亚在那片浓稠但不炙人的赤色中看到了自己。


【骑士沙拉】


上完诺特女士的课,迪卢克今天的学习算是告一段落了。


去找凯亚的时候还感觉有数字在自己眼前飘,脑海里又自动播放起这位女士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叹:我的孩子,这样子怕是以后赔了钱还要倒贴葡萄酒啊。


用力摇了摇头,迪卢克接过凯亚递过来的小木剑,挎上准备好的小竹篮,出发!


下午四点,阳光不再刺眼,又有风懒懒吹过免于沉闷,正是“开疆拓土”的好时机。


且不说迪卢克一直把骑士们的英勇事迹当睡前故事,小孩子总是要征服点什么的,天很高,可以是窥伺人心的巨渊,也可以是酒庄的这一片伊甸。


葡萄园是天然的迷宫,兄弟俩还没有葡萄架高,穿梭其中只能看到茂密树冠间的一线蓝天。虽然想玩躲猫猫,但谁也不想单独行动,偶尔厨房做了茶点让人来寻,就成了难得的机会。两人找了距离侧门不远的一处蹲下,好在葡萄藤茂密,能把身形遮得严实。隐隐有敲门声,应该是摩可在楼上房间,过了一会儿,有声音逐渐清晰起来:迪卢克少爷!凯亚少爷!两人赶紧行动,边透过缝隙观察,边猫着腰从侧门溜上二楼。等摩可去外面看了一圈,开始有些担心地往回走时,“摩可姐姐!摩—可—姐—姐—”结果一抬头,收获了两只正冒热气的红蓝团子:少爷们跑得小脸红扑扑,正笑着从二楼的扶手处向她挥手,再看着她瞪大了眼睛,甚至微微掩唇的样子,笑得更欢了。


更多的时候是捉晶蝶。酒庄晶蝶很多,这是凯亚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大门前,葡萄藤间,屋檐上,好像处处都是神明的眷顾。这种小生物飞得慢,但警觉性高,不轻易停留,兄弟俩往往“合伙做案”。凯亚拿着木剑,屏住呼吸小心再小心地靠近,用眼神示意对面有一段距离的迪卢克,然后紧盯着目标,忽地挥剑将其赶至迪卢克的方向,动作间还得特别注意别打到了穗状的葡萄花,要是影响了今年的收成,特纳爷爷又要急得挠头——本来就已经不剩多少头发了。晶蝶受了惊,往自己的方向飞来,就是现在,迪卢克微弓着身,脚尖一点蓄力扑去。


看到义兄合拢着手,“捉到了吗?”凯亚边跑过来边问。

迪卢克先是不说话,只低着头。


“义兄,你怎么了,你,你是哪里受伤了?”


迪卢克又看向凯亚:小巧的鼻头上蓄满了汗珠,眼中透露着不解和担忧。漂亮的蓝发被汗湿了几缕,软塌塌地黏在两边。


再忍不住,迪卢克笑起来,冲义弟眨眨眼。

“手心好痒哦”


葡萄成熟是全酒庄的大日子,趁着好天气,所有人都忙着丰收,兄弟俩不被允许进入葡萄园,只能眼巴巴在外围打转。来帮忙的海莉注意到了,轻轻招呼他们过去,不一会儿两人的裤兜就变得沉甸甸的。满载珍贵的宝石,骑士们心满意足地跑开了。


沿着葡萄园向右有一小片树林。两人一边跳着追逐投下的点点光斑,一边享受难得的美味——比平常的葡萄要小一圈,但是捏一捏似乎更加紧实,吃起来只有甜绽放在舌尖,几乎没有酸涩感,可别提多美了。碰到长得顺眼的蘑菇就采了丢进篮子里,路过树莓丛,按照经验,从前往后数的第三棵最甜,一人摘了小半篮,再朝着庄园的后侧进发。


一些受雇于莱艮芬德家的工人在这里搭建了农舍。风中隐隐有草木燃烧的气味儿,水井前排起了长队,估计是赶着烧饭,有几家新收了稻草,卷得整齐正一个个码在院子里,还有抱着小小孩的新手妈妈,看见少爷们来了,连带着那藕节般的小臂一起打招呼,又在兄弟俩试图分享葡萄时委婉拒绝。再走一截就是安婆婆家了,老人腿脚不便,儿子们又常年忙于酒庄的货物往来,幸好小骑士们十分乐意效劳:每天下午来摘苹果,照顾门前的萝卜田,又或者只是呆在树下陪婆婆说说话。“唉?这两孩子……!”留下一篮蘑菇和树莓,迪卢克和凯亚在归家的小径上笑着回头,“婆婆,明天见啦!”


把剩下的“战利品”送到厨房做沙拉,小骑士们终于累了,静静地缩在墙角的沙发上。


墙上的画开始重影……不行,还得,还得等父亲回来。

迪卢克眯着眼,往身旁摸去,软软的,好像是凯亚的手。


“凯,凯亚,醒醒……”声音黏糊糊的,自己都听不大清。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个秘密基地”

“骑士,都有秘密的……”


恍惚间,迪卢克似乎看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骑士,穿着崭新的制服佩着剑。可是总觉得少了什么,好着急,就在快要触及某些边缘的那一刻,彻底坠入熟睡的黑暗。


烛光绰绰,至少现在还牵着手。

小骑士们下班了。


TBC


*其实准备了四个小节,但是克里普斯老爷那一段卡住了orz(这篇文有蛮多地方卡住过所以流畅度不高我的锅)

*还是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一棒:@但凡有树脂我也不会画画!